追蹤
施暖暖 Noir noir
關於部落格
施暖暖個人創作。
  • 4929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我的法國記事《一》

TGV

凌晨六點多到達法國戴高樂機場,距離搭乘TGV(法國高鐵)的時間還有四個多小時,我們在SNCF(TVG)站內等待,買了PAUL的麵包充飢,從凌晨人煙稀少等到車站大廳充滿人潮,我們有許多不安,和服務人員一再確認我們的所在地是否正確,搭乘班次的月台等等問題。火車一來,我們使出全身力氣把50幾公斤的行李搬上車,偏偏我們的位置又被人占據(又是一群吵鬧的法國中年男人),求助車長先生終於到達我們的目的地Angers(昂傑)。


房東一家人與室友【1】

出發前兩天我再度向房東先生提醒我們到達的時間,果然一出高鐵站房東先生就出現了(真準時)!該怎麼說我們的房東呢?外貌看來他應該是個二十八以上的成熟男性,乾淨俐落的五官,皮膚透紅,淺棕色的頭髮,應當是個帥哥來著,怪的是他身穿西裝皮鞋,手拿著一只淺藍色的厚重錢包,大概有十公分這麼厚吧,有點像是女性使用的錢包款式,全身散發出商人的氣息,雖然是道地法國人,但我們可以說他的裝扮是不折不扣的台商裝扮。房東說話非常的快,想當然爾我們是聽不懂的,大略是些問候的話,坐上他的車到了家裡,外貌和在google map查的一模一樣,但沒想到我們是從車庫後面的小門進出,介紹完房屋概況以後,他拿出合約並馬上和我們收錢,IZZY拿出錢的一瞬間他就開心接了過去,真不愧是個商人,有著鈔票的敏感度。說老實話,遇到像房東這樣的人,我感到有點沮喪。不過他後來有很多貼心表現,從朋友口中的評語算是不錯的房東了!

 我們擁有兩位室友,是黑人年輕女性,雖然接觸不多,但第一印象都是親切的。

我們到的那天,剛好房東的爸爸媽媽和妹妹(不知是妹妹或姐姐)來這邊度假,於是我們有了跟他們接觸的機會,他們也都是很好的人,只要在家裡遇到了,他們都會詢問我們是否需要幫忙。其中有一天他們帶我們去超級市場買東西,很親切的教我們如何在這邊生活。 

今天下午,房東帶我們去買吹風機和桌燈,在我們家附近的超市沒有賣電器這類的東西,所以要開車到遠一點的吉安愛買(Geant)去買。房東依舊是老樣子,即使是周末還是穿著西裝,人高走路又特別快,我在後面只能用小跑步努力跟上。進了賣場,房東是機能性的購物,直奔吹風機和桌燈,可惜中途找不到,他就開始到處問人直到找到為止。桌燈不是太重要的東西,我們跟他說找不到也不要緊,但他堅持要找到才可以,還走到另一棟賣場去找。一整路,他都緊拿著他的錢包,選擇商品也幫我們挑選便宜的,好笑的是,今天剛好是給他剩下的房租的日子,回家路上他到銀行去把錢存好,還一再跟我們確定是否給他足後的歐元,等到確定無誤之後他似乎鬆了一口氣,還輕鬆的問我們:今天很熱吧?



 

小胖哥學長和欣慧 


欣慧是IZZY高中的同學,去年年初他就到Angers學習法文,今年順利考上巴黎第一大學,已經搬到巴黎去住。在我們決定要出發法國之後,她便給我們很多的照顧,這回她剛好有些事情要處理回到Angers,所以我們到了第一天就與她見面。

欣慧介紹給我們一位親切又資深的學長,當天下午我們馬上就到賣場購買必需品,我這才知道在法國生活與台灣大不同,沒有夜市小吃店,凡事都要自己來,柴米油鹽醬醋茶都要買,自己煮才會省錢嘛~所以說留學生多半是辛苦的!學長非常有一套省錢之道,他知道怎麼樣可以吃得好喝的好又省錢,尤其在酒類方面可說是獨有一番見解。林林總總買了一堆東西之後我們連續兩天晚上到學長家用餐,第一天吃的是學長獨創口味義大利麵,第二天則是重頭戲Raclatte登場,Raclatte是一種乾酪的名字,吃它的時候需要特殊的器具,分為兩層,上層烤肉和火腿,下層烤乳酪,烤乳酪的時候使用類似小型的平底鍋,放上Raclatte,在灑上一些青椒或甜椒,烤到半熔化狀即可從小平底鍋上刮下來,搭配肉或火腿食用。妙的是Raclatte這種乳酪再沒入火之前有濃厚的屁味,但加熱之後卻很好食!

整個晚餐吃了約莫六個小時的時間,學長相當用心的準備,尤其是加了「特別香料」的巧克力蛋糕,不過我們是打包走的,因為吃了蛋糕可能沒法回家唷,呵呵呵!飯局中聊了很多的事情,很多事我都是第一次聽到,從學長口中我們也學習到了很多。當天除了我們和學長和欣慧以外還有兩個新朋友,其中一位是韓國人,年紀大約三十幾吧,育有一女,看起來非常樂觀的個性,當天晚上聊到一點半,他好心的送我們回家,雖然我們的法文不好沒辦法跟他順利的溝通,但他親切的笑容始終在整個飯局中帶給我們親切感。


 

 

 
自己煮食
到了法國每天都要自己煮食物,才來幾天而已我們已經快變不出新花樣了,肉醬義大利麵、燉飯、馬鈴薯料理、微波Pizza,到隨便亂煮料理,每天要花很多時間在煩惱吃的問題,雖然大部分都是IZZY在煮。早餐通常是麵包、優格、保久乳或果汁外加一顆蘋果,中餐和晚餐就是隨便亂弄。
 

 
 

自我調適

雖然在台灣學過法文,但是到這裡還是像個文盲一樣,說文盲有點誇張,不如說像是幼幼班的程度,每次房東跟我們講話都是一頭霧水,有時候都會遇到很窘迫的情況。記得第一天到法國,天氣已經開始冷了,九月份的法國大白天約只有18度左右,如果遇上下雨又更糟糕,那天晚上我們沒有棉被,於是我把所有的衣服都穿在身上睡覺,晚上的溫度我不敢想,我只記得我在半夜發抖冷醒好幾次,衣服的穿法為三的平方件,也就是說厚度從內衣外衣加外套三件,軀幹到大腿到小腿和腳掌各一件外套包覆著,最後在加上襪子,即使已經穿成這樣了還是被冷醒。隔天早上醒來我立刻就在想,我到底在這裡幹嘛?我相信這個問題在日後會一直出現,明明可以在台灣吃飽住暖,何必花錢到老遠來這裡受苦當文盲,可是這種想法我大約只持續了一分鐘,這是自我的挑戰,我不覺得辛苦。有時候我們會因為語言的關係感到沮喪,如果是以前的我應該會繼續沮喪下去,但這裡不行,沒有人能幫我解決這個問題,與其有時間沮喪不如多背點單字來的好!

 
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