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施暖暖 Noir noir
關於部落格
施暖暖個人創作。
  • 4929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阿禮擒賊記


  若不是為了那該死的機器人三大法則之第一法則,機器人不得傷害人類或袖手旁觀坐視人類受到傷害(註),他才不會被那兩個搶匪害得如此悽慘,一個人躺在機器人回收站,用僅存的一點腦力,不停對四肢發出動起來的指令。

只要機器人回收站裡也有一個機器人像他一樣,沒死完全,那麼兩個有殘存腦力機器人互相幫忙,比單打獨鬥存活機會又更大。阿禮試著集中腦力發出搜尋指令,誰知道,這會兒躺在回收站的機器人,沒一個是有生命的。

難道我得一直躺在這,給自己的生命倒數計時嗎?這真是身為機器人最糟糕的下場啊。阿禮悲傷的想著。

「爸爸,你確定我們從回收站買回家的機器人,有辦法修好再使用嗎?」小蓬環顧回收站裡每一個機器人,全是一些身體殘缺的,這樣子的機器人,不要說與人對話,能做事的能力都沒有呢。

「沒辦法,全新的機器人我們買不起,機器人回收站裡的機器人便宜,而我們又急需要一個機器人褓姆照顧你。你不要看這些機器人外表傷得嚴重,聽說有些機器人進到回收站的時候,還有殘存腦力,只是原來主人不想要他們而已,如果我們能找到還有殘存腦力的機器人,靠著機器人本身,還有我們的幫忙,是有機會修到像全新的一樣,李叔叔家的家事機器人就是回收站買回來再修理的,你看過,還不錯吧?」

小蓬聽爸爸這一說,於是認真仔細尋找,希望能發現還有殘存腦力的機器人。

阿禮聽到小蓬和他爸爸的對話,急著讓四肢動起來,偏偏四肢就是動不了,這是阿禮一個活命的大好機會,就是讓人類發現他。

阿禮接著要大腦執行說話指令,可惜電力不足,竟發不聲音,阿禮趕緊改為胸前閃紅燈,但願在電力沒用完之前,小蓬或他爸爸能看見他胸前那道微弱的閃爍紅燈。

「爸,你看,有個機器人身上閃著紅燈耶,這樣子是不是表示這個機器人還沒完全死掉,有生命,活的,還有電力,也許他的記憶體也能用,爸,我們是不是挖到寶了?」

小蓬爸爸走過去抱起阿禮,他先阿禮的頭給扶正暫時擺好,看了又看之後,打開阿禮一邊臉夾,看到緊急按鈕燈的訊號。

小蓬爸爸高興的說。

「小蓬,這個機器人果然還沒死完全,快快快,就是他了,我們得快點回家,利用他殘存腦力,必能把他修成和新的一樣好用。」

小蓬爸爸付了錢後,再顧不得超音速車票比較貴,抱著阿禮和小蓬搭上超音速車,兩分鐘後三個人已回到家裡,小蓬爸爸忙著測試哪一種電源適合阿禮使用。

「阿禮,阿禮,我是阿禮。」這是電源在阿禮身體裡發生作用後,阿禮說出的第一句話,自我介紹。

每個機器人的共同功能,一旦被救醒,第一句話就是先介紹自己的名字。

「爸,你聽,他會說話了,他說他叫阿禮。」從沒擁有過機器人的小蓬,興奮的大叫,同時比著自己對阿禮說,我叫小蓬,小蓬。

兩天後,阿禮身體的電源充飽足後,小蓬用膠帶暫時把阿禮的頭給固定住,讓阿禮能看著前方,小蓬爸爸訂購的頭部黏合劑,貨還沒到,雖然看起來有點怪異,但小蓬和阿禮都很滿意目前的情況,阿禮把自己的遭遇詳細說給小蓬和他爸爸聽。

阿禮擒賊記二之二

「我本來是一個機器人褓姆,我照顧的小孩今年十歲。一天放學,我和他兩個人走在回家路上,見到兩個搶匪正在搶一個老太太的錢包,我馬上啟動警報器連線到警察局報案,那個老太太皮包被搶之後,搶匪還推她一把,因此跌倒在地,哭著要說皮包被搶了,我想在警察還沒來之前,至少得幫老太太把皮包給拿回來,於是我追趕兩個搶匪,沒想到兩個搶匪竟利用我的機器人法則第一條,不得坐視他們受到傷害,故意跳進車陣裡,車陣中,真是險象環生,他們幾乎被行進中的車給撞了,我當然不能袖手旁觀,千鈞一髮之際,我跳入車陣,抱起兩個搶匪離開馬路,當我們把他們安全放到人行道上,稍稍沒注意,其中一個搶匪竟從口袋裡拿出電磁棒,一棒就把我的頭給打歪,我還來不及反應,另一個也拿出電磁棒往我的手和腳用力一打,我的四肢就這麼廢了,再也動不了。」

聽到這兒,小蓬哭了,沒想到有人會如此殘忍的對待機器人,如果他能擁有一個機器人,一定好好待和機器人相處。

「警察趕到後,兩個搶匪早逃得無影無蹤,警察對於我坐視老太太跌倒在地,讓搶匪把皮包搶走,非常生氣,他們說,我是一個失職的機器人,得受最嚴厲的處罰,同時取消我當小孩褓姆的資格,警察檢查我的身體,發現我損傷嚴重,也不管我的腦子是否還有知覺,直接判定送進機器人回收站,我無法開口為自己辯解,而我照顧的小孩,大概嚇呆了,也沒開口幫我辯解,我就這麼被送到機器人回收站,幸好遇到你們,不然,回收站就是我這一生的終點站了。」

修好的阿禮,登記為小蓬的機器人褓姆,不過小蓬和阿禮更像是一對好朋友。星期日,他們會一起騎腳踏車和打球,雖然阿禮除了立定投籃神準無比之外,跳籃不行,更別說搶球,或許是機器人第一法則限制了他,阿禮搶起球來,客客氣氣像個小女生,小蓬乾脆讓阿禮一旁休息涼快。

「籃球是我的,請還我。」小蓬的籃球滾到邊線上,籃球場上不知道什麼時候站了兩個人,手上抱著小蓬的球,轉身準備走人。

「是嗎?上面有寫你的名字嗎?在哪?在哪?」那人回過頭,再把球翻來翻去,大聲問小蓬,然後笑著把球丟給另外一個人。

一旁樹下休息的阿禮,聽了這人說話聲,耳熟得很,阿禮把這聲音輸入大腦做聲線比對,大腦裡浮出半年前兩個搶匪的臉,應對眼前這兩個人的臉,竟然完全吻合。

阿禮不動聲色的撿起一顆石頭,對著那人的後腦勺丟過去,力道剛好不會讓他受傷卻會讓他大叫痛呀痛的,因為機器人是不能傷害人類的呀。

「誰,誰在背後使陰的?」小蓬看到是阿禮動的手,他和阿禮交換一個會心的眼神,於是小蓬快步走到兩人面前,把籃球從那兩個人手上搶過來,籃球被小蓬搶走,這兩個人自然不甘心,圍住小蓬,其中一人動手把球搶回去,另外一個順手推倒小蓬,這時候阿禮身上的機器人法則發作了,他跑過去,伸出手,一隻手一個,分別搭在兩人的肩膀上,這兩人竟然活像木頭人,就這樣站在那動也不動。

阿禮對小蓬眨眨眼,臉上露出一個詭譎的笑容。

警察來了,兩個搶匪仍呆呆站著沒動,阿禮把半年前搶老太太皮包的經過,透過眼睛投影到籃球板上,警察看了才明白,原來半年前作案的搶匪和今天這兩個人,是同樣的人。

警察謝謝阿禮,也跟阿禮說對不起,同時把兩個搶匪帶回警局。

阿禮可開心,因為他在小蓬的幫忙下,終於洗刷了自己的冤屈。

註:此法則乃知名科幻作家艾西莫夫所創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